编者按

“日本政府年金投资基金”是全球最大公共退休金基金。截止3月底,GPIF总资产同比增长6%至120.4万亿日元,几乎相当于西班牙的经济规模。虽然体量庞大,但GPIF投资保守,业绩乏善可陈。

  8月23日,国务院发布《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明确养老金只限境内投资,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养老基金资产净值的30%。在外界对于中国养老金投资走向密切关注之际,本报对美国、法国以及韩国的养老金投资管理模式进行分析,从中展现各国的经验以及所面临的困境。

1、GPIF历史回顾:亦步亦趋 一路坎坷

  美国:政府部分严禁投资 个人部分自负盈亏

2001年4月,日本政府开始对公共年金的管理体制进行大幅改革,
成立了GPIF。它生不逢时,日经指数自1989年12月以来的13年中一路下滑,到2003年6月,大约跌去了75%。结果GPIF2001年、2002年,累计亏损总额高达6.07万亿日元。严重亏损导致国民的不信任,2002年37%的国民年金参与者拒绝缴纳保险费,20-29岁的参与者中50%以上拒绝交纳保险费。

  记者 周佳

在次贷危机发生的2007年,日本养老金再度亏损5.84万亿日元,投资收益率为-6.41%。直到最近2年受益于日本股市的复苏,才开始收益转晴。GPIF在2012年空前收益11.22万亿日元,创下2001年基金成立以来的最佳年度表现,回报率10.23%。

  24日当美国道琼斯指数下跌超过500点的时候,在曼哈顿东面一家公寓当门卫的乔(Joe)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都不敢打开自己的个人养老金(401K)账户,看看自己到底损失了多少。

然而好景不长。日本央行2013年4月推出超宽松货币政策以来,日本债券市场波动剧烈,持有日本国债高达六七成的GPIF遭遇黑天鹅。

  “我真不希望像我那个在雷曼工作的兄弟,养老金都买了雷曼股票亏光了。现在都快70岁了,还不敢退休,只好继续上班。”乔说道。

2、解析日本养老金:投资保守、收益保守

  乔今年40多岁,曾经也是金融行业的工作者,后来市场不好,被解雇后就一直做保安。对他来说,值得欣慰的是美国没有强制退休制度。目前美国的退休年龄是66岁,提前退休的年龄下限是62岁。但是只要本人和雇主双方同意,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即使乔无法在65岁以后找到工作,而他的个人养老金又严重不足,他的基本生活还是能够依靠政府的社会保障金维持。

GPIF长期远离大宗商品、黄金等另类投资。截至2013年3月底,GPIF资产配置59.6%在日本国债,14.05%在日本股票,9.44%在外国债券,11.91%在外国股票。2012年其国内债券收益仅增3.68%,而海外债券投资收益则高达18.30%。过度集中于本国债市,也难免遭遇类似今年二季度的系统性风险。

  政府社会安全基金严禁投资

永利游戏,占比约10%的海外股票投资,此前一直以20个海外发达国家股市为主,2012年以来,才开始积极进军新兴国家股市,显得后知后觉。

  美国的养老体系由政府和私人两者组成。作为罗斯福新政的一部分,美国于1935年通过《社会保障法》,以政府征税的形式强制实施社会保障计划,利用在职人员缴纳的社会安全税向退休人员支付社会保障金。目前个人每年需要缴纳收入的6.2%的社会安全税,雇主也必须为其支付同等数额的社会安全税,而如果是自由职业者就需要缴纳年收入的12.4%。

在每年的基金投资组合中,债券投资中的60%以上和股票投资中的70%以上实施消极的投资战略,即采取模仿市场指数的投资行为。而在上一期我们介绍的加拿大养老金计划,其成功的原因之一恰恰是其积极主动的管理。

  政府发放的社会保障金带有明显的社会转移支付功能。低收入人士的退休金可以达到退休前平均工资的一半以上;高收入者的退休金与退休前的工资比起来就少得可怜了,不到三分之一。

3、对个人养老投资的启发:保守未必真安全

  为了杜绝不劳而获的现象,社会保障金规定一个人必须在工作期间积满40个点数才能有资格在退休后领取社会保障金。每月1220美元的工资收入记为1点,每年最多积4点。也就是说,一个人至少要工作10年而且每年收入超过4800美元才能有资格领取社会保障金。
当然,家庭妇女和有医疗证明的残疾人例外。

天弘基金依然认为,看似保守的策略未必真的会安全,GPIF重配国债、低配股票依然屡屡遭遇黑天鹅就是证明。

  美国的社会保障金根据法律严禁投资,不能拥有任何可以在公开市场交易的有价证券。如果当年收到的税款超过支出的社会保障金,社会安全基金会将这笔盈余按照市场利率借给联邦政府,换取特别国债。为了避免这一操作影响利率市场,以及错误操作带来损失,这些特别国债都不能买卖或者转让。到2014年年底,美国社会保障金拥有2.79万亿美元的特别国债,比2013年多了250亿美元。

GPIF的故事告诉养老投资者:看似安稳的资产配置效果未必真安全。即便高达六七成的养老钱配置于风险、收益极低的国债,这部分资产带来的微薄收益也难敌占比10%-20%的股票巨亏。即便是求稳的养老投资,适度主动、积极的管理也不可或缺。对于缺乏主动管理能力的投资者,由基金经理代劳不失为上策。比如可投向灵活配置、股债配比最高为3:7的天弘安康养老基金,一劳永逸享受基金经理的专业判断和管理能力,点亮保守的养老金组合。

  社会安全基金的发放与社会安全基金的财务状况没有关联,具体的数额根据去年的通胀率进行调节。如果因为人口老龄化造成入不敷出社会安全基金枯竭,则联邦政府依据法律必须用其他税收注入社会安全基金以保证社会保障金的正常发放,以保障退休人员基本生活。

  然而,乔对此很不放心,“我不能依靠政府的钱活着。那点钱交房租都不够。而且不管怎么说,未来是否能如数拿到社会保障金取决于美国政府的信用。如果美国人口不断增长,一切好说。如果人口不断下降,社会保障金一定告罄。那时政府其他收入也会同时大打折扣,政府信用就不好说了。”

  根据社会安全基金在2013年时测算,如果不进行改革,根据目前的人口结构,2033年社会安全基金就又要入不敷出了。

  个人养老金自负盈亏

  有福利性质的美国社会保障金仅能保证基本生活。对于原本高收入的人群来说,社会保障金远远不足以维持退休后的生活水平。所以,不少个人也为退休后的生活投资。理财公司富达投资集团(Fidelity)估计,除了社会保障金之外,美国退休人士的个人养老账户内至少要有25万美元才能维持体面的退休生活。

  目前个人养老金由个人拥有,可选择中意的基金进行投资,即便更换工作也不受影响。美国政府为了鼓励个人为退休存钱,为个人养老基金提供税务优惠。1981年美国《联邦税法》中401(K)、403(B)及457条款确立目前的个人养老金制度。这些条款规定政府机构、企业及非营利组织等不同类型雇主,为雇员建立积累制养老金账户可以享受的税收优惠。

  其中为私营企业制定的401K个人退休金账户是最为普遍的一种。雇主为个人选择一家基金公司开设401K个人退休金账户,并选择该基金公司旗下的一系列基金以供选择。有的企业为了鼓励员工投资,也相应为员工提供个人退休金进行匹配,即在一定限度内,员工存1美元,公司也向该员工的退休金账户存入1美元。

  自行投资也就意味着自负盈亏。乔由于以前做过金融工作,所以很喜欢投资股票。他的退休金就投入了几家风险较高的共同基金。

  “我觉得股市长期来看一定会涨的。因为你看,越来越多‘婴儿潮’的人进入退休年龄,而他们的父母过世,给他们留下大笔遗产,所以他们有钱进行投资。他们一般不会选择楼市,而是股市。”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作为福利,雇主也会提供退休金。目前政府雇员依旧拥有政府提供的退休金。与现行的个人养老金不同的是,雇主养老金采取待遇确定型模式,即雇主根据雇员在本机构的工作年限以及退休前工资等项指标,按照一定的计算公式确定其退休金标准并支付养老金。

  雇主退休金因为绑定雇主,所以事实上限制了人才的流动,灵活性不如个人养老金。

  更重要的是,雇主退休金由于待遇确定型模式难以事先正确估计需要投入多少,造成很大的问题。通用汽车就是因为当初许诺工人的退休金过于丰厚,但在金融危机期间破产。其所在的底特律市政府也是因为产业变迁,人口减少造成税收锐减,无法支付雇员的退休金才宣布破产。

  从这点上说,乔对美国社会保障金的担心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后者也是待遇确定型模式。

  韩国:偏爱股票和海外楼市

  记者 权小星

  在韩国,养老保险金体系被称为“国民年金”(NPS),主要目的是向不在其他年金、保险保障范围内普通民众提供最基本的社会保障服务。

  作为韩国四大社会保险体系(国民健康保险、产业灾害保险、失业保险、国民年金),国民年金的投资方式一直备受瞩目。除了在股市、债券领域,国民年金还活跃在地产领域。韩国政府的宗旨很简单,当面对养老金在老龄化时代即将入不敷出的现实后,国民年金需要增值。

  养老金或入不敷出

  事实上,除了国民年金之外,韩国国内还有众多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养老保险服务以及军人、公务员、私立教师等众多行业内特定的年金。

  目前,韩国的出生率与老龄化速度不成正比。韩国男女平均结婚年龄均超过30岁,而平均每个韩国女性在一生中所生的孩子数量跌至1.19人,这个数字远低于其他周边国家。与韩国一直走低的出生率相反,韩国的老龄化程度正在不断加快。2000年韩国老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7.2%,而2013年已飙升至12.2%。甚至有韩国统计学家悲观预计:根据现在韩国人口的发展趋势,2018年开始韩国人口将会开始大幅度减少。有推测说,或许数百年后,韩国将会成为无人居住的国家。

  而根据养老金的特性,这样的局面下,领取养老金的将越来越多,而缴纳养老金的人却越来越少,这也将会导致养老基金整体陷入入不敷出的危机。

  偏爱大企业股份

  面对养老金入不敷出的尴尬,很多韩国专家建议政府将国民年金进行再投资,在激活市场的同时也使得国民年金增值。

  为此,韩国从1988年便开始建立“国民年金基金”(下称“基金”),将年金以基金的方式进行再次投资。当时基金的投资额仅为5300亿韩元,由于当时韩国国内经济发展及资金需求不断扩大,基金的主要投资对象为国债、地方债等较为安全的投资对象,其投资债券的比例一度达到八成以上。

  随着1998年经济危机爆发,韩国对于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视程度提高,国民年金的投资策略也开始发生了变化。例如,为了应付因老龄化带来的挑战,国民年金缩小债券投资规模,相应扩大了对股票、房地产等其他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的投资。

  根据韩国国民年金基金运营本部(NPFIO)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5月,基金的总投资额为497万亿韩元(1万亿韩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其中投资债券的比例为58.3%,股票为32.3%,房地产、贵金属等投资领域则占到了9.4%。

  从投资归属的特点来看,在股市中,基金比较偏好投资大型企业;在债券领域中,则比较偏好投资韩国境内的债券。

  在韩国首尔股市中,市值最高的企业为三星[微博]电子;在这家企业,基金的股份持有率为8%,这个数值甚至比三星集团掌门人李健熙一家在三星电子持有的股份加起来还要多;基金还占据了三星集团14个子公司的近30%的股份。

  这种现象不仅是在三星集团出现,在其他韩国大型企业中也经常出现。据韩媒报道,截至2014年底,基金共在17家大型韩企中持有的股份比例超过10%,甚至在部分大型企业成为了其大股东。

  例如在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民营电视台SBS,经历了多次增持以后,基金的股份为12.45%,成为了这家电视台的第二大股东。因此也有人戏称SBS成为了新的“国营电视台”。

  由此,国民年金不仅成为了韩国股市新兴的强大力量,还成为许多韩国大企业“争取”的对象。基金也开始更加频繁地在各大企业的董事会上左右企业决策。于是,韩国在2014年制订了以政府为主导的、针对基金行使表决权的标准,并设立专门的委员会,用来讨论表决的结果。

  国内不亮国外亮

  在股市以外,国民年金也显示出了巨大的“战斗力”。基金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个别基金之一,每一次动向也受到了全球资本市场的关注。

  虽然基金在房地产领域的投资额并不大,但仍然保持了巨大的作用。最受瞩目的一次交易就是伦敦汇丰银行(HSBC)大厦的交易案。基金曾于2009年购入位于伦敦中心区域的HSBC总部大楼,而后于去年转卖给了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中间获取4亿英镑差价,这也成为了基金历史上获得的最大的单次投资收益。基金甚至因此还收到了亚洲资产管理(Asia
Asset Management)有限公司发放的“本年度最优秀年金”称号。

  但相较于在境外投资获得的收益,基金在韩国国内的投资收益并不乐观。2014年基金的收益率为5.25%。尽管收益率高于韩国其他的基金,但与房地产等其他资产获得的12.74%的收益相比,基金的表现并不抢眼。这主要源于在韩国境内的投资过程中,基金不仅要考虑收益率,还要考虑本国产业发展等其他因素。

  日本养老投资基金重仓股市

  记者 方向明

  日本通过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GPIF)来管理数额高达1.25万亿美元的养老金,该机构也因此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共养老金投资机构。该基金在资本市场投资中的策略偏保守。长期以来,GPIF的资产配置以债券投资为主,但是,从投资成果来看,保守的策略不仅没能保障资产安全,还导致了养老金资产的大幅缩水。

  据报道,截至今年3月,GPIF在2014年财年的投资收益同比增长将近50%,投资收益率达到12.27%,均创下自2001年基金成立以来的历史新高。安倍政府一直推动GPIF更多地配置回报较为丰厚的股票资产,以提振经济并满足社会人口少子化和老龄化的需求。目前,日本国内股票占GPIF投资比重从15.9%上调至22%,外国股票比例也从15%提高到20%。

  新加坡中央公积金“最神秘”

  记者 方向明

  新加坡的养老金运营是典型的政府集中管理模式,被称为中央公积金。与其他国家养老金不同的是,该制度为持有人设立四个账户,同时覆盖养老、住房和医疗等多个领域,由政府、企业代表、雇员代表和社会保障专家共同组成的董事会对中央公积金管理局进行监督管理。政府对中央公积金进行偿还担保,但是该基金的收缴、管理和投资均独立于政府。

  具体来说,中央公积金通过购买政府发行的特别债券被汇总至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进行统筹投资,该公司成立于1981年,目前管理资产超两千亿美元,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亚洲最大最神秘的投资者”。中央公积金的投资主要用于安全性比较高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和部分国外资产投资,该公司网站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的年投资回报率将近5%。

  挪威主权养老基金 也投资A股

  记者 方向明

  纵观全球各国养老金管理制度,有一个国家凭借养老基金蝉联全球主权财富基金榜首多年,那就是拥有超过8000亿美元市值的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根据挪威银行数据,该养老基金目前市值水平已经达到6.907万亿挪威克朗,约合8295亿美元。

  挪威银行今年3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2014年的投资回报率达到7.6%,在股票、债券和房地产三个领域的资产配置比例分别为61.3%、36.5%和2.2%。

  该基金年报显示,股票投资回报率尤为突出,超过26%,其中北美洲和欧洲的公司占该基金股票投资标的70%以上,此外,配置比例不得高于5%的房地产领域也收获了11.8%的回报率。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该基金投资总额的1.8%用于中国股市投资,持有内地514家公司共计1140亿挪威克朗(约合877亿人民币)的股权。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