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讯 记者薛冰妮 实习生张硕秋
虽然物管先赔被否决了,但是谁来赔仍然是最受关注的焦点。昨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召开《广东省电梯使用安全条例(草案修改稿)》(以下简称《草案修改稿》)的表决前评估,评估会里有专家建议对电梯伤人的事故赔偿,应像交强险一样,有电梯强制险来保障。   

  信息时报1月10日A4版讯一部电梯的责任链条涉及生产者、使用者、管理者以及维保单位等,出了事故各方责任如何厘定?责任该孰轻孰重?昨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召开《广东省电梯安全管理条例》专家建议稿评估会,全国人大代表、立法专家、政府部门、物业管理部门、电梯使用人、维保单位等各方代表出席会议,就立法建议稿中争议较大的“是否应当由使用管理人承担首负赔偿责任”问题进行讨论,现场争辩激烈。

  本月底,该《草案修改稿》将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审议和表决。

“首负责任”制度引发争论

  能否给电梯强制保险?非地方立法能解决

  广东共有多少部电梯?49.7万!近年来,由电梯引发的人员伤亡事故屡见报端,“尽快制定规范电梯安全管理地方性法规”的呼声一直高涨。去年第四季度,省人大常委会委托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两个立法基地,分别起草了《广东省电梯安全管理条例》。

  评估人员包括省人大代表、立法咨询专家、电梯维保单位代表、物管单位代表、质监局官员等各方面人士。在讨论电梯安全时,强制保险一直是最热门的建议之一。即使到了表决前评估,也仍然有专家提出,希望草案能对此进行规定。目前表决前的草案中,仅仅规定了鼓励投保电梯公众责任保险。

  1月5日,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召开了专家评估会。在华南理工大学立法基地的草案建议稿中,提出了由使用管理人承担第一赔负责任条款,在专家评估的过程中延伸出由使用管理人承担首负责任的问题。考虑到当时对该问题的争议很大,为此,省人大常委会于昨日重点对该问题作进一步评估。

  广东合盛律师事务所律师姚忠平注意到,现在社会的一些群体性事件大多是群死群伤的事故发生以后因为赔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引发。而国外这种情况很少,很大的一个原因是西方国家的保险体系健全。中国在交通领域交强险推行以后,因为交通事故引起的维稳事件急剧减少。电梯伤亡事故中,假如说有赔偿机制的话也会减少社会矛盾。

  记者看到,所谓的使用管理者承担首负责任,即在电梯发生事故或者故障后,造成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受害人向电梯使用管理人提出赔偿要求的,应当由电梯使用管理人承担首先赔偿责任,及时救治、安置伤亡人员,并垫付相关费用。

  实际上,姚忠平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建议的专家,此前在历次相关座谈会中都有人提及。

  但这并不代表使用管理人为事故担责,使用管理人赔偿后,经事故责任认定属于其他单位责任的,使用管理人有权向其他单位追偿。受害人也可以依法直接向其他责任方要求赔偿。

  省人大常委会法委副主任委员陈伟雄回应,电梯安全涉及到千家万户,广东又是电梯保有量第一的省份,坚持安全优先的原则理所当然。但是强制保险问题并非地方立法解决的问题。至于今后的立法方向,这是强制保险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华工的专家建议稿第十三条定义了“电梯使用管理者”,是指具有电梯管理权力和承担管理义务的单位和个人,可能是开发商、建设单位、物业管理公司、电梯所有权人或其他根据约定确定的单位和个人。

  是否都可找到“话事人”? 未明确“话事人”不能用

反对方:缺乏上位法依据

  广东目前有53万多台电梯,全国居首。是不是每台电梯都可以找到“话事人”?《草案修改稿》明确,电梯使用管理人就是电梯使用安全管理的“首负责任人”,在电梯投入使用前就要到监管部门登记,没明确“话事人”的电梯不能使用。

  会上,广东省住建厅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卿文峰代表省住建厅厅长王芃发表意见:反对电梯安全使用管理人“首负责任”制度。理由是该制度在法理上不成立,违反了立法法、物权法等法律。

  省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电梯室主任吴文栋也指出,之前在实际操作上,电梯的使用登记环节还不是很明确。开始时是建设单位、后来可能是产权单位,也可能是承租单位,在谁登记谁负责的情况下,电梯的使用管理人就很容易找到,有利于监督机构明确执法主体。

  “此外,这一制度在实际中难以操作。物业行业2013年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省共有7321家物业公司,物业管理人员72.5万人,但90%以上的物业公司都是微小企业,注册资本不到50万,其中只有17%的企业实现微利,物业管理人员的收入水平远低于社会平均水平。绝大多数物业服务企业无法承担赔偿金。而且使用管理人既不是生产者也不是消费者,仅负责日常管理,让使用管理人首负责任是义务责任不对等。”

  没有物业公司的怎么办? 政府要兜底

  “电梯安全责任不能简单设定由使用管理人承担首负责任,应当根据电梯生产、安装、维保、检测、使用的不同主体,分别合理界定电梯安全责任,由责任人进行赔偿。”卿文峰说,反而物管的作用多数只是日常保洁。电梯安全事故赔偿往往数额巨大,与物业收入存在明显反差,很可能导致物管单位破产。

  若是电梯使用管理人不给力,怎么办?或者单体楼连物业公司都没有,怎么办?

支持方:受害者可第一时间获赔

  广州市越秀区质监局特设科科长张保卫提出,明确使用管理人不是解决电梯安全隐患的万能办法。比如由住户自行管理的电梯,每个人都是使用管理人,最后可能变成没人管。因此他认为,草案中应该要制定电梯救援应急机制和机构。在广州,特别是老城区有很多单体楼,使用管理人是共有人,多是老年人,专业知识、费用可能都难以担负责任。如果只靠委托低价的维保公司,质量保证不了,只能是政府来兜底。因此建议政府应做好兜底工作。比如广州市成立的电梯应急处理中心。

  广东省质监局局长任小铁认为,使用管理者“首负责任”制度的最大好处是受害者能很快得到赔偿。他指出,目前消费者维权仍然任重道远,出了事故相关责任方都强调搞清责任,却把消费者晾在了一边。“谁都有责任,谁都没责任,责任认定出来,消费者在病床上都不知道躺了多久。”任小铁说。

  评估现场

永利游戏,  为什么强调使用管理者首负责任呢?任小铁说,这是因为使用管理者与消费者有最直接的关系,要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如果物业公司赔不起钱,可以用社会救助解决资金问题。

  物管代表: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质监代表:你说说谁比较合适?

  “旅游行业出了交通事故,你会去找这辆车的出租公司吗?你为什么只找旅行社呢?因为他跟你构成直接的利益关系。首负责任不是让你负最终责任,我们在制度设计里是建立了社会救助体系,使消费者得到及时救助,化解社会矛盾。”任小铁表示,电梯事故发生后,如果明确了首负责任者,责任追溯链条也建立起来了。

  在评估会中,物管企业代表坚决反对。

  本次提交表决评估的草案并没有规定物管先赔。不过仍然规定了电梯使用管理人(往往就是物管)是电梯使用安全管理的首负责任人。发生电梯事故,是不是直接找物业公司就行?物业公司应不应当赔钱?

  在评估会中,作为唯一的物管代表,广州星河湾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经理张国栋就吐苦水,反对设置首负责任人,说物管负不起这个责任。

  坐在他对面的省质监局副局长高国盛就插话反问他:“出了事总要有一个首负责任人,你说说谁比较合适?”

  对此,张国栋也没有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只是强调实际在运行当中有很多的困扰,一旦法律公布,老百姓可能不会看得这么细。老百姓会以为,物业公司是首负责任人,出事了就要物业搞定,一旦出了问题要物业公司赔,不赔不行。

  现场的法律专家赶紧插话解释:条款不涉及赔偿问题,不涉及民事责任。《草案》在第9条规定电梯使用管理人有13条义务,包括发现不安全乘坐电梯行为及时进行制止,公众聚集场所的电梯监控数据保存不少于一个月等等。若没有做到这13条义务,一旦被发现并逾期未改正将被处以50000-20000元的罚款。

  陈伟雄解释,只要物管企业做到了这13条义务就没有责任了,并未要求物管承担第一赔付责任。

  电梯维保单位代表、广州华发电梯公司总经理李炳源认为,“首负责任”并非“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谁使用谁负责管理”,明确这点后,就有了处理情况的牵头人,电梯事故不会出现各方推诿,伤者也可获得及时救治。

  链接

  《修改草案》第九条
电梯使用管理人是电梯使用安全管理的首负责任人,履行下列义务:

  ●确保电梯紧急警报装置有效使用和值班人员二十四小时在岗;

  ●对电梯使用情况进行日常检查,发现不安全乘坐电梯行为的,及时进行制止;

  ●对机场、车站、客运码头、商场、体育场馆、展览馆、公园、电影院、剧场等公共聚集场所使用的电梯实施实时监控,监控数据应当保存不少于一个月。(摘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