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2010年5月起,登陆中小板的东方园林(002310.SZ)成为各大财经媒体关注的焦点。短短3个月时间,该公司先后发布公告,宣布与辽宁鞍山、本溪、山西大同、河北张北等多家城市签署城市景观绿化工程,合同金额超过40亿元,相当于该公司2009年营业收入的6倍。  受此影响,东方园林股价一飞冲天,从2009年11月27日首日开盘价99元算起,到2010年8月31日股价已上涨至复权后的420.57元。  大单频现的同时也引来投资者的疑问:鞍山市政府每年在城市绿化上的投入不超过一个亿,怎么会突然签下16亿元的园林景观绿化项目?张北是国家级贫困县,2009年的财政收入仅有3亿元,却在东洋河、玻璃彩河生态治理工程中,仅绿化、景观项目便拿出1.8亿元,此外还在张北风电基地园林景观工程上与东方园林签下5970万元大单,明显超过其财政支付能力。  先进场后“招标”  9月初的张北县已有秋意。  地处北京西北225公里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是一个著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作为中国六大风口之一,“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是这里的真实写照。风电、光电、坝上草原,是这座小县城的名片。  如今,整个张北县仿佛是一座巨大建筑工地,大半个县城被数十建筑工地分割开来。  “未来两三年内,张北县城区面积会扩大2到3倍,城镇人口将从现在的8万人增加到12万人。现在有三四十个小区和酒店项目在同时动工,建筑面积在三四百万平方米。”县规划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8月25日,张北县林业局对外公告称,东洋河生态改造工程1-3区标段由东方园林于同日中标,开工日期2010年9月1日,竣工时间2010年10月31日,中标价8568.75万元。然而,该项目8月份下旬才中标,东方园林却已在2010年中报中确认了5035.86万元的营业收入。  带着疑问,记者驱车来到张北县东洋河施工段。  9月7日下午,张北县城东2公里处,记者来到了东洋河生态治理工程的施工现场。与想象中的繁忙景象不同,长达6.1公里的东洋河生态治理工段,只有几个人在施工。东洋河两边曾是大片农田和村落的地方,早已平整完毕,上面长着茂密的野生和人工种植的草本植物。在河岸两边100多米的范围内,一颗颗树苗还带木质支架,树坑上的杂草有的已长到半尺高。显然树木栽下的时间已不止两三个月。  “东洋河的项目我们早就进场施工了,只是地方政府出于程序上的考虑,后来又做的招投标。之所以把这个项目上的营业收入在中报里确认,是本着‘实质大于形式’的会计原则。另外,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并不列入财政收入,而是放在专项基金里,用于城市建设。所以单纯用财政收入来判断政府的支付能力并不准确。就拿张北为例,它们有三四十个地产项目在动工,这说明地已经卖出去,所以并不需要担心将来的工程回款。”东方园林董秘武建军对记者表示,该公司因计划推出管理层持股计划,深交所和证监会先后都特地派人对公司法人治理结构进行过审查。“当时深交所聘请了两名注册会计师对公司的财务进行审查,比中报的审计还要严格,对于签署的大单协议,也去项目实地调研,最后的结论都是没有问题。”  据记者了解,和地方政府合作,“先入场施工再补办招投标手续”是目前的通行办法,一些大的建筑开发商同样如此操作。  6亿元现金撬动百亿大单  随着2009年年报、2010年一季报和中报的陆续披露,东方园林的经营性现金流呈逐季增高的净流出状态,2010年中报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9亿元,而经营现金流净流出却高达1.65亿元,同比增长928%。  东海证券分析师王凡对本报记者表示,东方园林采取利用自有资金为地方政府先期垫资,以获得大单的BT模式,对于其现金流来说是很大的考验。因为在这种模式下,风险基本都集中在上市公司,虽然地方政府不付款的可能性不大,但由于最近地方融资平台风险猛增,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宽松的货币政策变化的可能性较大,如果中央对地方融资平台的监管措施更加严厉,地方政府的资金会非常紧张,这有可能导致地方政府拖欠公司款项。  9月14日,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副董事长唐凯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6月17日,一度荣膺沪深第一高价股的东方园林(002310.SZ)再次让出了头把“交椅”。当日东方园林低开低走,很快杀至跌停。  此前,30亿元天量订单使上市仅半年时间的东方园林成了熊市的明星。随着该公司陆续宣布在鞍山、大同、张北等地签约城市园林绿化大单,其股价逆市上涨158.36%。  然而在这一片繁荣背后,业内人士开始担心依靠垫付工程款“接活”的东方园林,有可能受累于2012年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支付危机。  一个月拿下“5年”订单  2010年的5月堪称东方园林的幸运月。2010年5月7日,上市公司与大同市城市园林绿化建设管理服务中心签订了《大同市文瀛湖项目景观工程合同》,涉及400万平方米的园林绿化项目合同总金额高达12亿元。2天后,东方园林股份又与河北省张北县人民政府签订《张北县东洋河、玻璃彩河景观绿化工程建设合同书》、《张北风电基地园林景观工程建设合同书》两个框架协议,协议金额分别为1.8亿元和5970万元。  5月21日,东方园林与鞍山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甲方”)签订了《鞍山市城市景观工程合作协议书》,
承担鞍山市万水河两岸景观工程、汤岗温泉城景观工程以及城区4个体育公园,三项共计景观面积535万平方米,协议总金额16亿元。  短短半个月时间里,东方园林便签下30亿元的大单。年报显示,该公司2008年、2009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只有4.16亿元和5.84亿元。照此计算,30亿大单是东方园林2009年营业收入的5倍。以上述合同执行期平均为2年计算,仅这3份大单足以让东方园林的营业收入增长200%。  面对“突然而至”的大单和股价疯涨,市场的质疑声不断,投资者担心有可能出现类似杭萧钢构300多亿安哥拉项目最终无疾而终的结局。对此东方园林董秘办工作人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以合同形式确定的项目,执行金额不会发生变化。如果是协议形式,未来可能会有所变动。”  记着注意到,尽管东方园林所签的3个大单中,除大同项目采用合同形式外,张北、鞍山两地总额18.4亿元的项目均属框架性协议,公告中称“合同的签订时间、金额、工期仍具有不确定性”。  30亿大单多是框架性合同  “据我所知,东方园林是国内比较大的城市园林类公司,在行业内排名靠前,这些合同的真实性应该不存在问题,它最大的风险在于将来的回款。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借助融资平台搞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如果房地产在未来受到持续调控,地方政府可能没有财力支付这些费用。”北京致远达经略规划设计院规划总监王磊告诉记者。  据王磊介绍,目前地方政府经营城市的模式一般是:市政基础建设(包括道路、供水、供电等公用设施建设)——园林绿化———提升周边土地价值——房地产开发。前两个部分是主要投入阶段,最后通过土地拍卖收回成本。如果房地产市场转冷,土地拍卖不能收回投资,则地方政府将面临支付危机。  “做地方政府项目有两个特点,一是不会被赖账,比较安全。二是回款周期较长,地方政府能拖就拖。当然,这是前几年的情况,将来恐怕就难讲了。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和财政收入的比例达到警戒水平,并且这些债务在2012年前后将进入还款付息的高峰期。就拿张北县为例,2009年的财政收入只有3亿元,却要做2.4亿元的城市景观工程,即使这些项目分成两年来做,一年也要1.2亿元,财政收入是否支持是个问题。”王磊表示。

相关文章